新闻动态
文件下载
碳核算与核查报名回执表.docx
39.31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开展碳捕集或许能达到巴黎协定的目标

发表时间:2017-10-24 13:49

世界如果没有使用碳捕集与封存技术将无法满足或维持巴黎气候协定所规定的排放目标。但是目前相关项目推进的速度比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和国际能源署要求的减缓模型速度慢了100倍。

英国一份关于CCS在实现气候目标中所发挥的作用的最新研究显示,满足巴黎协定设定的2摄氏度气候目标是非常具有挑战性和非常昂贵的,而且最糟糕的是,如果没有引进碳捕集与封存技术来应对全球减排这个主流目标,气候目标将不可能实现。

2015年国际能源署提出了“450方案”作为限制温度上升2摄氏度的一项方法路径,到了2040年预计装有CCS装置的发电站将会向全球电力系统提供740千兆瓦的电力。这将相当于化石燃料发电量的20%

为了达到这一发电水平,具有CCS的发电厂将需要从2020开始以每年建设20GW的速度逐渐增加到2030年每年建设50GW的速度。

在墨尔本的全球CCS研究院所编写的一份研究报告将在伦敦星期一晚上举行的碳捕集会议上发表,报告显示:要达到这样的水平将需要许多国家以相当惊人的速度来建设CCS装置。

该研究发现,就对于气候目标可实现性的影响来说,没有使用CCS的影响似乎要比尝试发展CCS的要大。

以这个显而易见的矛盾点作为开始,继续开展研究,研究表明各种形式的CCS是可行的,并且CCS也是应对二氧化碳排放问题的主要的技术解决方案,这些进一步引进到能源主流形式的解决方案需要相关政府政策进一步的和快速的进行技术定义和财政支持。

研究报告显示:在整体低碳转型的背景下开展CCS的其他原因可能是它能在低碳世界中为化石燃料行业提供保持工作岗位和重新部署相关职能的机会,以及为新行业提供相应发展的机会。

研究报告显示:化石燃料行业在全球约有1300万的工作人员。如果在全球减碳实现2摄氏度目标的过程中没有运用CCS技术, 这个行业将会受到重创极速衰退,并且还会造成相应的失业问题。

CCS大规模的部署将能减缓失业问题,因为油气行业的技术和CCS技术有共同之处,地下评估和离岸工程,所以油气行业很容易的转变成一个开展CCS的行业。

报告显示:“CCS由于受到社会普遍的怀疑,私人资本缺乏财政激励,政府政策和规定的不确定性,全球金融危机后的资金撤出,通过规模化降低成本的先进提取技术的失败和几个相关项目交付失败,从而导致发展受到阻碍。

目前,全球的实际情况就是这项技术获得的投资并不多,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同的国家仍有若干CCS项目正在进行,项目数量到2017年底可能达到21个。

但是一个中长期的问题这些大部分完成并正在运行的,或者正在建设的项目都是基于其捕集的排放气体具有商业利用价值潜力才得以被持续开展。而推动CCS普遍开展的初衷是希望能通过该技术封存二氧化碳,从而实现气候目标,而不是使用该技术捕集的二氧化碳来提高现有油气田的采收率或作为化学制造的原料。

将CCS引进到全球火电行业中开展减排活动是最好帮助世界创造一个可持续性气候的方法。

但是研究发现:电力部门的发展变得更加难以捉摸,而且推动电力示范项目发展可能需要更明确的政策支持。因为根据全球CCS研究院所做的工作,我们发现,到目前为止,每一个尝试建设和运营能捕集二氧化碳,能进行简单封存的项目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

该研究揭示了,在最初,几个这种性质的试验项目已经得到了相当可观的政府拨款支持然而,对成本增加的担忧意味着这些项目还没有完成。

2015年,美国的相关研究发现,加装CCS或建造新工厂的复古型发电厂在基础成本上增加了26%114%

最新的研究表明,这些成本估算显示了私营公司需要部署CCS的动机,不论这种动机是否反过来提供取决于政策制定者希望该技术如何被部署。

该研究还得出结论,在钢铁和水泥生产等重工业应用领域也将取得最小的进展,因为在这些领域中应用CCS的行业将增加成本,因此将需要更明确的政策支持。

此外,该研究还指出,从私人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在没有任何政策驱动因素的情况下,CCS的业务情况非常有限。CCS强烈依赖于针对创造低碳能源生产需求的政策、政治和法规。如果这些方面不确定,CCS的未来也将相应不确定。CCS需要明确的政策信号,揭示低碳能源的价值,并将其清晰地延伸到未来,给投资者长期投资的信心。

这也需要一个有利的政治环境下长期的政策信号,即不会再在短期以政治利益的名义被推翻;强而有力和一贯的政治意愿是推出任何CCS方案的重要先决条件。

纵观全球整体到地区,值得注意的是最近澳大利亚政策突变的例子,虽然其导致信心崩塌政策将在政治周期中得到形成和施行

近日,燃气行业800亿美元的投资被一项为了确保澳大利亚电力能源结构必须保持照明的国家政策所颁布的出口禁令以及电力行业零售端所撼动。在这一过程中,我们通过了胡萝卜和大棒排放政策,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这是一个可再生能源的目标,由大排放国的能力来支持,以弥补其错失目标的能力。

澳大利亚是CCS研究和开发的领导者,位于在瓦城的巴罗岛西北端的600亿美元的高更液化天然气项目世界上最大二氧化碳封存项目之一。

Gorgon天然气包含14%二氧化碳远高于正常水平,从而不能满足区域天然气市场的需求。因此,大量的二氧化碳从气体中分离出来,而每年400万吨的二氧化碳将被重新注入到巴罗岛的过期油池中。

该报告还显示,在挪威,针对未来的运营成本的项目对预期的碳税政策驱动(Gorgon)非常相似

出现在CCS游戏海报中孩子是在煤炭资源丰富的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的边界大坝工程。但同时它也是一个项目,其经济部分依赖于出售二氧化碳而不仅仅是储存二氧化碳。

基于这一切边界大坝创造了很多历史。它是一个省的发电机、SkasPower恢复和增加捕集和重新定向大约1mtpa二氧化碳的旧工具。该项目耗资15亿加拿大元,其中2.4亿来自国民政府。化石燃料的世界不仅仅是偶尔看到的进展。最初没有完成捕集目标的情况下,电厂从2016年开始就按照设计负荷运行,管理人员预计未来进行改造能够把符合降低30%

值得提及的事,这一估算结果与最近由德克萨斯佩特拉佩特拉公司运营的更大型的CCS项目运营商提供的第一和第二项目之间的成本差距相匹配。

知识创造的潜力是CCS的支持者们对未来的关注。另一个是规模和侧面对中国给予厚望其捕集和封存的结果可能带来的技术整合与CCS的规模效益是非常巨大的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